排队排死! 斯里兰卡为购买燃料排队致16人死亡

  【排队排死!为购买燃料排队致16人死亡】在斯里兰卡遭受其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燃料短缺使国家陷入停顿之际,数万来自各地的民众聚集在科伦坡前愤怒,要求让未能带领国家摆脱经济灾难的领导人下课。

  7月15日,斯里兰卡议长阿贝瓦德纳宣布,戈塔巴雅总统已正式提交辞呈。根据宪法,总理维克拉马辛哈宣誓担任“代理总统”。当42岁的出租车司机佩雷拉在距离议会不远处的一个加油站获悉这个消息时,他正在为获取燃油而排队。

  据央视新闻消息,当地时间7月20日,斯里兰卡议会举行投票选举新总统,临时总统维克拉马辛哈当选斯里兰卡新总统。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几天前,由于没有燃料也找不到公共汽车,佩雷拉和同伴一起步行数公里来到科伦坡参加了这场抗议运动,“我希望让政府梦醒,为我们解决经济困难,虽然戈塔巴雅总统已经下台,但现在我依然需要面对现实,继续为获得燃油而排队”。已经站队6个小时的佩雷拉表示。

  “斯里兰卡每月花费5、6亿美元购买燃油,未来六个月必须要找到价值33亿美元的燃料。”

  “斯里兰卡经济面临彻底崩溃,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或组织愿意为其提供燃料。”

  几周前担任总理的维克拉马辛哈一直在就斯里兰卡外汇枯竭导致的能源断供发出各种警告。

  对于斯里兰卡百姓来说,排队购买汽油、柴油、煤油、天然气等燃料俨然成为2022年生活日常的一部分:丈夫在车辆中排队,妻子和孩子在另一条队伍里排。由于不知要等待多少天,很多家庭的大小液化气罐通常也被放置在加油站附近“值守”。

  最初每天排队2到3小时曾经让民众叫苦不迭,现在如果能够通过6至10小时的排队获得燃料,那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最令人唏嘘不已的是,燃油排队也能成为“杀手”,并由此诞生了一个新名词“排队死亡(queue death)”,目前“排队死亡”名单中已经出现了16位遇难者。

  由于燃油严重短缺,国营锡兰石油公司完全停止向私家车提供燃料,而只向必要服务部门提供燃料:

  一些超市和商店由于没有燃油无法补充货架,由此公众普遍感受到必需品稀缺和随之而来的价格上涨;

  渔民们表示收到的燃料不足以长途钓鱼,如果没有足够的燃料往返,有些人可能会被困在海中;

  为斯里兰卡带来外汇收入的茶叶产业负责人警告,“未来几天没有收到足够的燃料库存,全国七个地区的所有茶厂都有可能关闭”;

  国际航班是支撑斯里兰卡旅游业的重要力量,无法在斯里兰卡加油,导致一些国际航空公司计划将前往斯里兰卡的座位容量削减一半甚至宣布停航;

  由于工作人员无法按时上班,一些驻斯里兰卡使馆甚至宣布将不得不关闭使馆或者减少领事服务;

  外汇短缺引发的燃料危机严重影响了斯里兰卡社会,加剧了该国的经济困境。不断上涨的国际原油价格使许多人怀疑燃料短缺是否会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斯里兰卡官员曾经预言,至少需要七个月才能结束该国目前的燃料和天然气排队。

  政治局势的不确定让燃料的安排也成为未知数。斯里兰卡电力和能源部长维杰塞克拉在7月16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出于对付款以及斯里兰卡政治动荡局势的担忧,一艘原本计划7月15日抵达、载有9万吨原油的船拒绝来斯里兰卡。

  迄今能让民众有所期盼的是,液化天燃气分配已经重新恢复。维杰塞克拉也表示,最近几天将有一系列燃料船抵达,其费用政府已经全额支付。不过,鉴于以往类似信息已经多次发布,民众表示没有见到燃油之前不会再轻易相信政府的任何许诺。

  其实以往斯里兰卡也不时会出现各种类型的燃油短缺,但那多半是各种人为因素而酿成的短期行为。

  这次大规模燃油短缺早在2022年初便初露端倪,当时主要是烹饪用燃气紧张,随后变成柴油短缺,到2、3月间开始威胁到电力供应,政府宣布为确保电力平稳供应必须要实行拉闸限电,于是出现了每天停电时间从两三个小时涨到五六个小时甚至10个小时以上。再后来柴油、汽油、煤油、炉油、液化天然气等短缺现象开始此起彼伏,直到5月以后演变成燃油全面危机。

  对此,斯里兰卡能源部门的解释是疫情大流行形势缓解导致电力需求增长,包括旅游业在内的经济活动恢复,能源使用自然逐渐增加,导致柴油每日需求从原来日均6000吨升至9000吨。他们说,民众出于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担忧也在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这导致私家车对于各种汽油的需求增多。

  早些时候,政府官员的解释多少还能让老百姓半信半疑:考虑到斯里兰卡每年第一季度是一年中最干燥的季节,在4月阵雨开始和5月季风之前,水力发电不足,因此承担斯里兰卡电力供应的锡兰电力局必须谨慎使用储存的燃料来发电,等雨季来临之后停电时间就会缩短。

  然而,后来的情况表明,尽管雨季来临,锡兰电力局的发电情况依然因为经常性的燃料短缺,并没有出现实质好转。

  影响电力供应的背景非常复杂,其中一个原因是当局应对燃油短缺的标准办法是使用稀缺和昂贵的进口石油发电。这放在以前不成问题,然而在外汇短缺的当下便陷入严重的两难困境:外汇有限,能进口的燃料自然有限,到底是电力优先,还是让运输部门保持活力?

  向锡兰电力局供应燃料的锡兰石油公司(CPC)自身也苦不堪言。由于外汇短缺,无法在市场上购买足够的美元,因此无法用美元购买燃料。根据政府立法,锡兰石油公司是斯里兰卡主要负责石油进口、销售和分销的国营企业。据报道,由于2月份国际燃料价格上涨,锡兰石油公司每天损失5.51亿斯里兰卡卢比。

  随着斯里兰卡卢比在3月初从1比200美元(3月初放开了此前斯里兰卡央行坚持的官方固定汇率)大幅贬值到1美元兑300卢比以下,这意味着锡兰石油公司需要找到更多的卢比才能购买美元,获得卢比的方式不外乎就是通过印钞。尽管印钞是斯里兰卡中央银行最不情愿的事情,但为防止该国燃油供应崩溃,央行只能据此行事。

  在锡兰石油公司找到足够的美元之前,即便油船抵达也无法要求卸载。对于锡兰石油公司未能适时进行缓冲库存,曾经有专家提出质疑。对此公司表示,以前锡兰石油公司可以维持两到三周的燃料库存,现在库存已经下降到五六天甚至仅一两天。

  以往靠着斯里兰卡银行与供货商的信任程度,供货商可以允许斯方在燃料船进港卸货后数天之内支付美元。随着斯里兰卡经济危机日益严峻,特别是4月12日财政部宣布中止偿还外债后,斯里兰卡企业在进口燃料时已经无法再享受任何便利。据报道,在斯里兰卡最为需要燃料的时刻,曾经有不少满载燃料的油船抵达科伦坡港,但是在没有得到确切的美元支付前提下,没有任何油船同意贸然卸货。

  日前举行的几次新闻发布会上,斯里兰卡高官以及锡兰石油公司负责人披露了不少斯里兰卡购买燃料的困境:

  由于斯里兰卡主权评级较低,外国银行不再接受当地银行开立的信用担保证明(LC),因此很难再为燃料购买开设LC。去年年底,一艘油轮因未签发信用证而离开斯里兰卡水域约70天。

  由于锡兰石油公司深陷数亿美元的债务泥潭,外国公司不愿意继续向斯里兰卡提供燃油,这是当下导致燃料严重短缺的主要原因。一些斯方订购的最新汽油货物遭遇取消,因为供应商甚至在船只到达斯里兰卡水域之前就要求预付款。

  斯里兰卡已经无法找到每月需要支付的6亿美元燃料进口费用,因此燃料消耗必须降至每月3.5亿美元左右的水平。目前斯里兰卡进口天然气每月花费4000万美元。在未来六个月里,斯里兰卡将需要2.5亿美元的天然气。

  尽管有钱购买柴油,但很难找到运送燃料的船只。印度人告诉斯里兰卡高官“即使有美元,也不一定确保你能买到燃料”,世界石油市场已经成为一个“卖方市场,而不是买方市场”。

  考虑到外汇存量不足,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斯里兰卡就已经开始着手为可能出现的燃料短缺未雨绸缪。其中一个方案是,通过从外国争取的信贷额度获得燃料进口。

  2021年10月下旬,斯里兰卡内阁曾经批准了一单从阿曼进口36亿美元的石油信贷额度,但由于无法满足阿曼方面提出的有关条件,最终于今年1月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巨额协议。

  随后,来自印度的2笔价值分别在5亿美元和2亿美元的燃料信用额度成为斯里兰卡采购燃料库存的最坚实后盾。不过,在燃料信用额度用完之后,印度宣布停止向斯里兰卡赊购汽油和柴油。7月初,4艘印度燃料货物抵达科伦坡后,印方要求只有在锡兰石油公司交付预付款后才会向其供应燃料。

  眼看着燃油库存日益减少,为解决燃眉之急,斯里兰卡内阁紧急批准了一项提案,允许石油生产国的公司进口石油并开始在该国的零售业务。锡兰石油公司则宣布,任何公司只要向锡兰石油公司支付美元就可向其提供有保证的燃料配额。与此同时,斯里兰卡政府近期也分别向中东国家和俄罗斯派出特使,寻求从这些国家获取燃油供应。

  这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向俄罗斯的求助。日前,斯里兰卡向俄罗斯派遣了一个高级别代表团,戈塔巴雅也曾经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希望俄罗斯能够为斯里兰卡进口燃料提供信贷支持。不过,即便从俄罗斯进口燃料,斯里兰卡同样面临着无法开立信用担保(LC)的难题。

  1个月前,笔者曾经专门在街上追踪那些骑自行车的人们,发现当时使用自行车的基本可以归类为三种:穷人、自行车爱好者、少部分送外卖的快递员。现在眼看着燃油问题日益无解,一些上班族正在考虑使用不需要燃油的自行车作为替代交通工具。

  在采取各种方式解决燃料危机的同时,当地媒体上不时可以看到民众对于斯里兰卡燃油危机的自我反思,“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假装过着远远超出我们能力和财富的生活方式。身为第三世界国家,斯里兰卡却一直像第一世界那样任性地耗用燃料资源。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很多上学的人乘公共汽车出行,现在我们已经习惯了开车或面包车接孩子放学,但毫无疑问这在未来是不可持续的。”

  说实话,如果不是这次燃料危机,多数斯里兰卡人不会思考这些问题。大概是汽车进入斯里兰卡的历史比较久远,让这个有着2200万人口的岛国民众对汽车有着一种明显的偏爱,准确地说是“汽车情结”。走在大街上,经常会碰到一辆急驰而过的“老爷车”。几个不同品牌的“老爷车”俱乐部经常在周末举行城际老爷车巡游。

  尽管多年来道路并没有明显拓宽,购买车辆的税收逐年增加(斯里兰卡汽车多半是进口),但这依然挡不住斯里兰卡汽车爱好者的热情。斯里兰卡人均年收入不到4000美元,其人均车辆数在南亚国家却名列首位。根据斯里兰卡交通运输部信息,2019年每1000人拥有汽车157辆。有数据显示,巴基斯坦和尼泊尔的这个数据分别为每1000人拥有111辆和110辆(2018年),而印度每1000人拥有45辆(2016年)。

  巨大的汽车保有量导致斯里兰卡每年需要耗费巨资购买燃料。目前,燃料是该国最大的单一进口产品。根据莫拉图瓦大学教授库马拉格博士的研究,2014年至2018年期间,斯里兰卡平均每年在进口食品和饮料、乳制品和药品等必需品上花费33.94亿美元,而同期平均每年在燃料进口上花费32.69亿美元。这表明斯里兰卡在燃料进口上的花费比进口其他必需品花费得要多。

  当地专门从事汽车进口生意的朋友告诉笔者,进口车在斯里兰卡一向卖得很火,这一方面是有市场,而政府也可以从进口车辆一项征收到更高关税。在政府的鼓励下,斯里兰卡进口车辆每年激增,燃油消耗迅速膨胀,大城市交通严重拥堵。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公布的一项数据,斯里兰卡是世界上公路速度最慢的国家之一。目前,斯里兰卡全国公路平均行驶速度是每小时50公里,科伦坡公路的平均速度低于每小时15公里。在这样的速度下,燃料消耗将会翻一番,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也会急剧上升。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该国有识之士提出,制定符合供应的需求计划刻不容缓,公众必须重新评估他们的旅行需求。

  随着燃油短缺日益严重,“突突车”收费变得日益高昂,笔者有意识地多次体验乘坐科伦坡公共汽车出行。实践表明,只要避开上下班高峰时间,乘坐公交车其实挺方便,线路很多,标识清晰,最关键的是不仅环保还价格便宜。如果政府能够有意识地提高公共汽车的服务质量,让公交车发展更加现代化和便利,而不是把重心放在促进私人拥有车辆的增加上,那么燃油消耗自然会得到减缓。

  对于眼下的斯里兰卡来说,当务之急的是确保为该国的基本燃料提供资金。维杰塞克拉日前向当地媒体表示,斯里兰卡中央银行和财政部已通知电力和能源部,该国再也无法获得每月进口燃料所需的6亿美元,今后每月只有约1.5亿至2亿美元的国家资金可用于进口运输、工业和发电所需的燃料。他敦促公众减少个人燃料消耗,更多地利用公共交通工具。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电力和能源部宣布启动国家燃料配额制度。公众可以申请燃料通行证并藉此通过规范分配定期获得燃料。维杰塞克拉表示,国家燃料通行证二维码计划将于7月25日开始在全岛实施。从7月21日起,将在科伦坡对二维码以及二维码车牌的最后一位数字进行测试,所有注册车辆根据每周不同日子按照车牌最后一位数加油。目前已经有100万人在这个国家燃料通行证系统上注册。

  其实,今年以来斯里兰卡政府为缓解燃油短缺已经出台过多个解决方案,但每个方案都因为无法确保足够的燃料分配而流产,因此新启动的国家燃料配额制度是否能够有效实施尚待观察。

  相信新总统将会以最大的决心并以任何可用和可行的手段解决燃油危机,这不仅关乎民众生活,更关乎斯里兰卡经济的全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