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勋章

大战将临,全军动员。担负上甘岭中线关键制高点五圣山阵地防守任务的,是志愿军第15军45师135团。这些天,战士们一边紧张地构筑工事,一边参加“学英雄立新功”的誓师动员。战壕里、坑道中,一个名字在战士们的口中流传开来——柴云振。

一年前,在朴达峰阻击战生死存亡关头,柴云振率全班4名(包含他自己)战士,冲向被敌人占领的阵地,20分钟夺回3个关键制高点,缴获轻、重机枪5挺,歼敌200余人。在攻夺第3个山头与敌人搏斗中,柴云振的头部被敌人用石头砸得血肉模糊,右手食指被敌人咬断,但他还是和敌人拼死相搏,直至昏死过去……

英雄的事迹很快在营地里传开,就连刚赴朝鲜战场前线的黄继光也视柴云振为楷模,在后来的上甘岭战役中完成了那惊天动地的一扑。

“父亲常对我们说,与那些牺牲的战友相比,他是幸运的。”柴云振的儿子柴兵荣告诉记者,直到柴云振晚年,他依然记得那场惨烈程度不亚于上甘岭战役的朴达峰战役,一想起战友们牺牲的画面,他就忍不住落泪。

“我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没有回来,这是父亲常对别人说的一句话。”听着柴兵荣的讲述,一段柴云振人生最传奇的经历,缓缓呈现……

1951年3月10日上午,春光明媚,艳阳高照,河北沙河地区的空气格外清新。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15军45师的战士,正以整齐有力的步伐,向“抗美援朝出国作战誓师大会”会场集结。作为45师警卫连1排1班班长,柴云振警卫在主席台一侧,目光如炬,瘦削的脸上充满神圣与激情。

一声声铿锵有力的口号声响彻云霄,在会场的上空久久回荡,也在柴云振的心中激起万丈豪情:“为了祖国的安宁,为了世界的和平,一定要赶走侵略者,就算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1951年5月,“联合国军”距离志愿军的后勤基地铁原,只有不到20公里了。

此时,铁原城内志愿军的物资和后方机关正在撤离,而从前线陆续撤退下来的部队,也需要在这里重新获得补给,建立一条新的防线。更危急的是,铁原以北一马平川,如果被“联合国军”抢先占领,他们机械化部队的钢铁洪流势必难以阻挡,志愿军的防线就会被一举撕裂,处于极端不利的境地。保住铁原、金化一带,就是保住志愿军主力部队的安全,关系到抗美援朝战争的全局。

顾全大局,逆行出征,坚守阵地,誓死不退!15军的将士很快达成一个铁腕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不怕任何牺牲,就算打光最后一兵一卒,也要完成任务。

没有后路可退。柴云振所在的45师接到的命令是,一定要在5月28日之前,赶到芝浦里地区构筑工事,坚守阵地,阻击敌人10天。

如果说芝浦里是阻敌北进的尖刀前沿,是金化的屏障,那么角屹峰、朴达峰就是这把尖刀的刀尖部分,是卡住敌人的咽喉要塞。如果守不住这两个阵地,美军的机械化部队就会长驱直入,一举突破深入志愿军的大后方,整个主力部队都会遭受严重损失。

柴云振依然记得,那天大雨如注,134团先头部队连夜奔袭,和敌人的4个车轮子展开赛跑。“许多战士一边跑一边累得吐血,有的人一头栽倒在地就再也没能起来。”柴兵荣说,全团在风雨中疾行数小时,终于在28日拂晓赶到了芝浦里地区,成功抢在了敌人的前面。

根据部署,柴云振所在的134团负责坚守朴达峰。从5月30日至6月6日,134团与敌人浴血奋战了8个昼夜,硬是将这块“硬骨头”啃了下来。

跟随部队入朝两个多月,柴云振一直在师部警卫连1排1班任班长。每天听着前线传来的激烈枪炮声,看着那么多战友上阵杀敌,柴云振的心情难以平静。

其实,柴云振不止一次找到连长要求上阵参战,可连长总是对他说,身为警卫战士,保护好首长的安全就是保障战斗胜利,就是为党和人民立最大的功劳。

虽然不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眼见战事越来越激烈,一个个熟悉战友牺牲的消息不断传来,更燃起柴云振的满腔热血。

不甘心的柴云振找到政委聂济峰,动情地说:“军长不是号召我们要英勇作战、不怕牺牲,做一个国际英雄吗?现在前线告急,正是我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请政委下令,让我出战。”

聂济峰被眼前这位年轻人大义凛然的精神所感,终于答应了他的请求。与柴云振一起出战的,还有警卫连的多名战士。

柴云振永远记得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这一天——1951年6月4日,他由师部警卫连补充到134团3营8连任7班班长。

战争异常惨烈,敌我双方在朴达峰阵地上杀得天昏地暗,一个个比人还高的炮弹不时在身边落下。即便身经百战,但柴云振他们也从未领教过如此猛烈的地面炮火。

为了节省弹药,柴云振和战友尽可能让敌人靠近了再打,近到甚至都能看到对手额头上的汗珠。狡猾的敌人发现阵地很少射出子弹了,每次进攻被打退后也不下山,就后退30米蜷伏起来,过一会儿再扑上来。

战斗进入胶着状态。7连、9连已经在阵地苦苦坚持了8个小时,战士们大部分都牺牲了。虽然志愿军集中炮火拦阻,给敌人造成重大伤亡,但敌人仍强占我军阵地,并进一步逼近3营指挥所。敌人居高临下用重机枪向志愿军疯狂扫射,营指挥所随时都有被突破的危险。

1951年6月4日,柴云振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又困又饿,但外面的炮火声,让他丝毫没有睡意。

“8连7班,去把阵地给我抢回来,坚决把敌人的威风打下去。”恍惚间,柴云振突然听到有人大喊。

下命令的是营长武尚志。这位外号“武和尚”的营长,先后负过7次伤,立过3次特等功、3次一等功,是营里出了名的打仗不要命的角色。

此时,武尚志眼睛瞪得像鸡蛋一样大,红着眼对柴云振吼道:“坚决给我把山头拿下来!山头拿不下来,你就拿人头见我!”

柴云振决定从易到难,逐个击破。他把全班4个人分成2个战斗小组,党员郭忠堂带领王富贵为一组;他带领周辅清为一组。他们避开敌人,从无名高地两侧扑上第一个山头,突然插入敌阵。“守住朴达峰,为战友报仇!”满腔怒火的柴云振怀着必死的决心,一阵冲锋枪扫射,敌人四处逃窜,他们顺利夺下第一个山头。

柴云振他们乘势追击,出敌不意,又夺回第二个山头。此时,柴云振突然发现,溃逃之敌正龟缩在一个较高的山头构筑工事。

这个山头地势很高,敌人正在抓紧抢修工事,一旦完成,将控制我军防御阵地,对我军造成极大威胁。此时,柴云振他们班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固守待援是最稳妥的对策。

打?还是撤?“豁出去了,打他个措手不及。”思考再三,柴云振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出动全部兵力,奇袭敌营,夺回最后那个制高点。

柴云振立即带领3名战士,乘敌立足未稳,突然冲入敌阵。他让其他3名战士正面吸引敌人火力,自己绕到敌人阵地的后面,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悬崖处攀登而上,马上就发现了敌人的指挥所。

来到指挥所门口,柴云振正准备破门而入,恰巧与一名敌军营长撞了个满怀,他出奇制胜将其击毙。刚好门口有两箱手榴弹,他顺势抓出几枚,丢进暗室,敌营指挥机关在“轰”的一声中,被炸得粉碎。他冲着逃出的敌群一阵冲锋枪扫射,敌人死伤大半。但是,7班3名战士也全部牺牲。

阵地上4个敌人见只剩柴云振1人,便向他猛扑过来,柴云振用冲锋枪一阵扫射,打死3个敌人,而1个大个子黑人士兵已冲到跟前。此时,柴云振的枪已无弹药,他便用枪托向敌人头部砸去,不料枪托被敌人抓住。黑人士兵身强力壮,把柴云振压在身下,双手死死卡住他的脖子。柴云振屏气收腹,两腿一屈,用膝盖猛顶敌人的下档,敌兵疼痛难忍,一松手,柴云振乘机把敌人推翻,翻身压在黑人士兵身上,两人扭作一团,在阵地上翻滚。

几个回合下来,黑人士兵又把柴云振压在身下,并捡起石块猛击他的头部。柴云振头部多处受伤,强忍剧痛,用手指猛抠敌人双眼,敌人疼痛难忍,张嘴乱咬,一口咬断了柴云振的食指。敌人稍一松手,柴云振忍着剧痛抓起石头,将敌人砸晕。此时,柴云振全身24处负伤,已精疲力竭,昏了过去。恰好15军援军赶到,将敌人全部击退,恢复了前沿阵地。

在这场朴达峰阻击战中,柴云振带领全班连续攻克敌人3个山头阵地,歼敌200余人,对巩固全营阵地起到了关键作用,粉碎了敌人攻占铁原、金化的企图,保卫了志愿军前线指挥部和后方医院的安全,为志愿军兵团胜利北移赢得了时间。

为此,彭德怀司令员给军长专门发了感谢电。为了表彰柴云振的功勋,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给他记特等功一次,并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他所在的8连被授予“特功连队”的称号。

柴云振的英雄事迹,通过15军所办的《战场报》及45师的《战报》等报刊报道之后,在军中广为传颂,他不怕牺牲、英勇杀敌的精神鼓舞着全军官兵。

而此时的柴云振却“消失”了,等待他的,将是另一段不一样的人生。(广安日报记者 龙俊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