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外国语大学学子献礼共和国友谊勋章获得者

106岁的加拿大学者伊莎白·柯鲁克是我国“友谊勋章”的获得者之一,新中国外语教育事业的奠基人之一,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生命历程中,她有90多年在中国度过,见证了中国革命从艰难走向胜利,为新中国培养了大批外语人才。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北京外国语大学学子王璟骊在伊莎白·柯鲁克教授106岁生日即将到来之际,送上祝福。

2020年7月,我怀着对外交事业的无限憧憬,从家乡洛阳考入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外交学专业。

第一次遇见她是在北外校史馆。照片中的她金发碧眼,却穿着“中国式”的棉大衣,身处乡村田野,眼神中却充满坚毅和希望。讲解员告诉我们:她是伊莎白·柯鲁克教授——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获得者,国际战士、新中国外语教育的奠基人……作为北外学子,我对她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第二次遇见她,是在她105岁的生日宴上,奶奶快乐地与我们齐唱校歌“人民需要我们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半生岁月,这位世纪老人,总是到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

在中国建党100周年之际,我有幸采访到伊莎白奶奶的二儿子——柯马凯·柯鲁克。

106年前,这位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出生在中国成都,这里,成为了她的第一故乡。白鹿河清澈的流水旁,兴隆场金黄的稻田边,有她的童年和少年。1938年,从加拿大学成,怀着对人类学的兴趣与无限热忱,她回到中国,投身藏区进行社会调研。

遇见丈夫大卫·柯鲁克之前,伊莎白奶奶还是坚定的和平主义者,是早在哥伦比亚大学就接触了进步思想,成为英国员的丈夫大卫带她走上了的道路。他告诉伊莎白:“让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柯马凯先生说:“后来,母亲加入了党组织。对母亲来说,一旦选择就是一生的信仰。”

1947年,中国《土地法大纲》颁布。柯鲁克说:“为了研究中国的土地改革,母亲放弃了博士论文选题,和父亲一起来到十里店开展社会调研。在那里,他们和村民一起端着饭碗在田间地头,不太熟练地用筷子夹起玉米饼;坐着骡车,穿着旧军装,用着旱厕,睡在平瓦房——与朴实善良的中国人民在一起”。

柯马凯先生回忆,“母亲从未后悔来到中国”。调研结束之后,应中央外事组的王炳南同志深情挽留,父亲母亲一起来到南海山村。那是黎明前的中央外事学校(今北京外国语大学)。在战争中,山沟、郊野、土坡,哪里都能成为学生的课堂,哪怕的飞机常常在头顶盘旋,即使在壕沟里,教学也从未停止。在当时艰苦的条件下,根本找不到英文教材,柯鲁克夫妇只能把从各种途径收集来的英文报刊,摘取精华,汇集成册,“没有教材,我们就创造教材”。后来,父母又参与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套大学英语教材和《汉英词典》的编纂,“为新中国外语教育奉献是母亲一生夙愿和行动。”母亲常常忆起父亲突发盲肠炎的那晚,是村民们在瓢泼大雨中用担架把父亲高高举过头顶,跨过高涨的南洺河,送到白求恩和平医院;1949年,学校迁往北平,党组织特地为怀着身孕的母亲安排了汽车。那天,在正阳门门前,母亲恰赶上和平解放北平的入城仪式,雄赳赳,气昂昂……十四年抗日战争、四年解放战争、民族解放、国家独立,红船承载使命、红星引领希望,他们越来越坚信,在这样一个国度,没有什么做不到。

光阴荏苒,暮去朝来,中国从风雨飘摇到国富民强,您从风华正茂到两鬓斑白。敬爱的伊莎白奶奶,在您106岁生日即将到来之际,北外学子深深祝愿您生日快乐,日月昌明,松鹤长春!